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九章 八脈現

茅屋之前,少年那稚嫩而顯得有些清瘦的臉龐,卻是在此時布滿了難以掩飾的激動,他雙手顫抖的撫摸著身軀,那種宛如重生般的感覺,讓得連年少老成的周元,都是忍不住的咧嘴傻笑起來。

畢竟,這對于他而言,實在是太重要了。

伴隨著年歲的增長,那些同齡的少年少女,都開始開脈修行,展現出不同的天賦,雖說平日里周元掩藏得很好,但內心深處,卻依舊是對此充滿著艷羨。

他同樣是在渴望著開脈,踏入那源氣大道,掌握那通天徹地般的力量。

這一天,他已夢寐以求許久了。

“你本出生時就八脈自開,乃是天生的開脈者,不過可惜一出生就遭遇災劫,而你體內的八脈,感應到外來的毀滅,于是以一種自我保護的形態,隱入你了身體最深處,所以這些年來,即便當你年齡達到正常八脈出現的時候,你體內的八脈,依舊遲遲不現。”黑衣老人望著面色激動不已的周元,笑了笑,道。

“不過八脈雖隱,但終歸還是能夠感受危機,所以想要再度將其激發出來,唯有將你自身置于死地,方才能夠逼得八脈現身。”

黑衣老人眼皮一抬,淡淡的道:“你莫要以為剛才的死亡氣息是假的,若是你無法在最后一刻激發八脈護身,那么現在...你就真的死了。”

正在激動之中的周元聽到此話,頓時渾身一寒,怔怔的望著黑衣老人,面色有點發白,顯然是想起了剛才那種濃濃的死亡氣息。

他甚至有著一種預感,若是再晚上片刻,恐怕他真的會死。

顯然,黑衣老人激發他體內八脈重現的方法,具備著相當強烈的危險性。

“怎么?怪老夫沒有事前告訴你?”黑衣老人笑瞇瞇的道。

周元深吸一口氣,搖了搖頭,緩緩的道:“只要能夠開脈修行,即便是冒著再大的風險,我也會去做,所以事先知不知道,并沒有多大的意義,只是現在想來有點心有余悸罷了。”

黑衣老人這才點點頭,略有點欣賞的道:“你這小娃子,年紀不大,心性倒是還不錯。”

“不過如今雖然八脈再現,可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,你原本八脈已開,但隨著這些年八脈的隱匿,八脈已是再度堵塞封閉,所以你要從頭開始修煉,將這八脈盡數的打通,才能夠跨過開脈境,踏入養氣境。”

“而且,你這種情況,會比常人開脈更為的艱難,因為當初為了避開災劫,你體內八脈乃是自我封閉,所以開脈難度,比常人更難。”黑衣老人搖了搖頭,道。

周元聞言,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,但旋即便是舒展開來,道:“但至少,現在的我,比之前更有希望,不是嗎?”

現在的情況再差,能差過他之前連八脈都找不到的情況嗎?開脈更難又如何?但卻總算有了希望,不是嗎?

黑衣老人身后,那名青衣少女拎起水缸中吞吞,輕輕一抖,只見得小獸身體上就冒出點點赤光,將那水滴盡數的蒸發干凈,然后她這才滿意的將其抱起。

她玉手輕撫著小獸,平靜的妙目,倒是在此時多看了看周元,顯然后者這種對于開脈修行的執著,讓得她有點驚訝。

“無法開脈修行也不算什么,我同樣無法動用源氣。”她紅唇微啟,語氣淡淡的道。

青衣少女顯然是屬于那種性子比較淡泊的人,對于不上心的人或物,都是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,而此時這句話,竟是有點安慰的意思。

周元倒是有些驚異的盯著她,眼前這個青衣少女,竟然也無法動用源氣?

“呵呵,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,夭夭的確無法動用源氣。”一旁的黑衣老人笑了笑,旋即沖著周元戲謔的道:“不過你可就莫要小看了她,她的源紋造詣,盡得老夫真傳,別看她年齡和你差不多,但在源紋造詣上,足以成為你的老師。”

“哦?”

周元眼神中充滿著驚疑,原來眼前這個青衣少女,竟然在源紋上有著極為高深的造詣,這可真是讓人意料不到。

“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,你如今開脈的難度,固然更高,但有舍就有得,所以你每一次的開脈,你獲得的好處,也會比常人更強。”黑衣老人笑道。

周元眼睛微亮,他知道每一次的開脈,自身的身體素質都會得到提升,按照黑衣老人這么說,顯然到時候他的提升,也會比常人更強,如此看來,開脈雖更難,但也能夠接受了。

周元心中念頭轉動,忽的望向黑衣老人,苦兮兮的道:“前輩,雖然如今我能夠開脈修行,不過已是慢人一步,想要達到能夠保護夭夭姐的程度,怕是要用時不短啊。”

黑衣老人似笑非笑的盯著周元:“你小子拐彎抹角的想要說什么?”

周元嘿嘿一笑,道:“要不前輩你好人做到底,賜小子一點機緣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