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兩百章 待遇之差

碎石小道周圍,有著淡淡的云霧繚繞,周元順著小道小心翼翼的前行,如此約莫數分鐘后,那眼前的視線漸漸的開闊,然后便是有著一座石亭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。

周元走近石亭,然后就愣了下來,因為他見到那石亭中竟然有人。

在那石亭內,一道白衣倩影斜坐在石椅上,白衣勾勒著苗條修長的曲線,青絲垂落下來,她一手持著玉瓶,一手持著玉杯,竟是在那悠閑的自斟自飲。

周元目光停留在了那道倩影的臉頰上,頓時嘴角就抽搐了起來。

“夭夭?!”

周元眼睛都有點鼓,因為眼前的倩影,赫然便是從一進入圣梯就消失了身影的夭夭!

“你,你怎么在這里?!”周元忍不住的道。

夭夭抬起俏目,看了看周元,輕笑一聲,道:“哈,不錯嘛,沒想到你竟然是最終的勝利者...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。”

夭夭歪著頭,笑吟吟的道: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來的,那青色洪流沖下來后,便是將我裹挾,送到了這里。”

周元聞言,臉都綠了,他拼死拼活,過五關斬六將,一路上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艱辛,最終方才遍體鱗傷的走到這里。

結果,夭夭竟然什么都沒做,就已經先他一步來到了這里!

這種對比,就連周元的性子,都是忍不住的有點崩潰,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,怎么就這么大?

“憑什么啊!”周元走進石亭,一把搶過夭夭手中的玉杯,一口灌了下去,憤憤不平的道。

夭夭美目盯著周元手中的玉杯,這可是她先前喝過的,當即那美目就忍不住的微瞇起一個危險的弧度,微笑道:“周元,你想死啊?”

周元瞧得夭夭那帶著危險氣息的語氣,這才明白過來,當即連忙放下玉杯,尷尬的道:“我現在重傷,碰一下就死,你別亂來。”

夭夭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將玉杯搶回來,若是旁人敢這么做,她現在早就掏出一百道源紋卷軸將對方轟成渣渣了。

“夭夭姐,這里是哪啊?不是說有造化嗎?”周元連忙轉移話題,笑道。

夭夭伸了個懶腰,傲人的曲線顯露出來,驚心動魄,她懶懶的道:“不知道呢,我就坐在這里喝了半天的酒,也沒去看。”

周元忍不住的無語,旁人連命都不要都要來搶奪的造化,結果夭夭占據了先機,反而沒多少的興趣,在她的眼中,去找那造化,恐怕還不如找上好的佳釀更又吸引力。

“我等在這里,也想看看究竟是誰能夠進來呢,如果是武煌或者葉冥他們的話,那就說明你失敗了,那樣的話,我就會幫你再把那家伙給趕出去。”

夭夭空靈清澈的雙眸有些驚奇的盯著周元,道:“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,你竟然真的闖了過來...如此說的話,那武煌,應該是敗在你手中了?”

周元聞言,心頭倒是微暖,夭夭留在這里,更大的原因,怕也是因為他。

“嗯,跟那武煌斗了一場,斬了他的肉身,奪了一部分圣龍之氣回來,不過可惜的是讓他神魂跑了。”周元語氣平靜的道。

“嘖嘖。”

夭夭玉手輕抵著雪白尖俏的下巴,笑吟吟的道:“這個結果,還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她美目掃了掃周元的臉龐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裝什么淡定呢,明明有些得意吧?”

周元尷尬得嘴角一抽。

夭夭晶瑩般的修長玉指輕彈了彈玉瓶,道:“不過,倒也是值得得意,你能夠做到這一步,連我都沒想到。”

周元訝異道:“你這是在夸獎我?”

夭夭伸出玉手,摸摸周元腦袋,認真的道:“孺子可教。”

周元臉一黑,沒好氣的打開了她的手。

“至于跑了他的神魂,倒是并無大礙,因為他已經失去了最好的機會。”夭夭一笑,道。

周元也是點點頭,神色平淡中卻自有一分自信,道:“斬了他第一次,自然能再斬他第二次,下一次,他就沒這種好運了。”

之前的他,落后武煌太多,那是他最為危險的時候,但即便如此,他依舊是熬了過來。

正如夭夭所說,武煌,失去了最好的機會。

而這種機會,不會再出現了。

夭夭長身而起,青絲撫過周元的面龐,帶著幽香,她抬起美麗得沒有絲毫瑕疵的臉頰,迎著光,看著石亭遠處,興趣缺缺的道:“吶,既然來了,那就往里面走走吧,看看究竟有什么。”

周元聞言,則是雙目放光,眼中滿是迫不及待,他千辛萬苦,一路拼殺上來,所謂的不就是那一道造化么,所以跟夭夭的懶洋洋相比,他的心中滿是澎湃。

于是兩人便是出了石亭,再度對著深處而去。

走過碎石般的山路,穿過茂密的林間,然后兩人的腳步終于是停緩了下來,只見得在那前方,已是看不見盡頭的懸崖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