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兩百四十章 祝岳的手段

接下來的數天時間,山澗的溪畔變得極為的熱鬧起來,上百名弟子每日都是按時的聚集在這里,而且周圍還有著諸多弟子跑來圍觀。

而周元每日便是抽出一些時間,幫助眾人打通竅穴。

不過由于人數不少,所以即便周元有著破障圣紋相助,感應起來依舊是變得麻煩了許多,所以效率自然就有所減緩。

但即便如此,基本上也是能夠保持一天幫眾人打通一兩個竅穴的速度。

而對于這種速度,周元略微不滿,可前來修行的弟子,卻是滿意得歡天喜地,臉龐上滿是興奮與激動。

畢竟他們平日修行時,好幾天時間才能夠打通一道竅穴,如今在周元這里,速度已經有著極為明顯的提升了。

按照這種速度,周元允諾的一個月化虛術小成,必能實現。

于是,這些天來,諸多弟子看向周元的目光,倒是越來越熾熱,其中甚至還多了一些敬佩之意,周元用事實向他們證明了他的本事...

在這種心態之下,這些弟子每日散去后,便是會對著其他那些未曾得到名額的弟子吹噓自身化虛術的進度,這倒是引得那些弟子眼紅不已,悔得腸子都青了。

當初若是早點相信周元,也不至于連名額都搶不到。

按照眼下的進度,這些跟隨著周元的弟子,很有可能一個月后就會將化虛術修成第一重,到時候,他們彼此間的差距恐怕就會顯露出來。

一些原本實力相當的弟子,說不定就會被別人給超越。

一想到此處,諸多修行化虛術的弟子,都是心中焦急,再加上在祝岳那邊修行最近也是進展緩慢,還得付出不菲的學費,于是一些弟子,竟是從祝岳那邊退了出來,然后開始存著源玉,等待著周元下一次招收弟子。

如此一來,雖說外山弟子中修煉化虛術的弟子遠超一百,但祝岳那邊的弟子,卻是日漸減少,到得后來,更是只有稀稀疏疏的十來人,看上去極為的凄慘。

于是后山中,諸多講堂都是熱熱鬧鬧,唯有著祝岳那里,空蕩冷清。

其他的內山弟子講師見到這一幕,都是暗暗心驚,然后心頭將周元這個名字記在了心中,之前周元與祝岳有沖突,他們自然不覺得一個外山弟子有什么能耐,所以幫祝岳請他們幫忙時,他們都沒什么猶豫就選擇了封殺周元。

但如今看來,這個舉動實在是有些愚蠢。

那周元顯然不是個善茬,也沒見他怎么與祝岳正面沖突,便是將祝岳逼成這般慘樣。

身為內山弟子,他們都清楚前來外山教導源術是個美差,不知道多少內山弟子搶奪,那祝岳為了奪得這個差事,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,結果哪料到變成這樣。

“這個周元,不好惹啊...”諸多內山弟子講師看了一眼祝岳那邊冷清的模樣,暗暗感嘆。

于是,在平常教導弟子的時候,他們會時不時的漏一些口風,比如說贊揚那周元本事的話,這些話傳出去,無疑就是在傳遞著對周元的善意,至于之前的那些所謂封殺,也是悄然消匿。

顯然祝岳的下場也嚇倒了他們,畢竟誰也不知道,周元除了會教化虛術外,還會不會教其他的源術?

萬一惹急了他,也開始教授他們這里的源術,那祝岳的慘樣,就是前車之鑒。

祝岳所在的講堂。

祝峰面色鐵青的望著冷清的堂內,堂內的十來道身影, 其實也是神情恍惚,看上去根本就沒有修煉的樣子,心思也不知道飄哪去了。

“大哥,不能這樣下去了,不然的話,恐怕沒人會來這里修行了。”祝峰看向身前背著手的祝岳,急聲道。

祝岳教授源術,乃是一筆大收入,他也是能夠獲得不少的分潤,這讓得他在外山中過得極為的舒坦,周圍總是圍繞著不少弟子,不管的吹捧。

如今祝岳被周元屢屢壓制,源玉收入也是銳減,導致這些天祝峰也是過得尷尬。

祝岳面無表情,沒什么波動,不過那眼神深處,顯然是有著暴怒的火焰在燃燒,他目光遠眺,越過群山,仿佛是瞧見了那山澗中的熱鬧。

與他這里的冷清,截然不同。

祝岳看了一眼祝峰,淡淡的道:“一個外山弟子,也想騎到我的頭上,看來我有必要教他一下,什么是尊重師兄前輩了。”

他聲音落下,直接邁步走出了講堂。

祝岳下了后山,最后來到了外山最高的一座山峰,在那山腰處的一座庭院前停了下來。

在那石亭中,陳猿瞧得祝岳,笑了笑,道:“看來你還是忍耐不住了啊。”

祝岳抱拳行了一禮,走上前去,也不多說,徑直取出一個大盒子,放在了桌上,盒子掀開,竟是放滿了整整齊齊的源玉。

“陳師叔,這是兩千源玉,還請您笑納。”祝岳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