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兩百六十三章 震懾

帶著酒香的水氣,彌漫著百香樓中,然而整個樓內,都是一片死寂。

那陸風,楊修,秦鎮等人都是眼帶駭然的望著眼前陸玄音被捆縛的一幕,手中的酒杯,都是在此時緩緩的滑落,跌碎在地。

誰都沒想到,陸玄音,竟然輸了!

“怎么可能?!”陸風面色青白交替,難以置信的喃喃道。

其他人看向夭夭的目光,也是猶如見鬼一般,充滿著驚懼,要知道,陸玄音可是內山金帶弟子,太初境六重天的實力!

如此實力,足以碾壓任何外山弟子,就算是陸風,都與其相差甚遠。

然而誰能想到,太初境六重天的陸玄音,竟然被夭夭如此輕易的就被制服了?!

那夭夭的實力,究竟是何等的深不可測?

陸風那邊駭然驚懼,周元這邊,除了他自己外,趙鯤,宋婉溪等人同樣是面色精彩,甚至還揉了揉眼睛,以為出現了幻覺。

“小夭師妹這也太恐怖了吧…”趙鯤咽了一口口水,在進入蒼玄宗外山后,夭夭很少出手,所以對于她的實力如何,也是無人知曉,但今日這一手,簡直是秀得讓人頭皮發麻。

而在雙方眾人都是因為這般結果震撼的時候,那被捆縛在半空中的陸玄音,卻是險些羞憤得當場死去,她瘋狂的掙扎著,體內源氣不斷的沖擊出來,試圖掙斷那些水蛇。

可這些源紋所化的水蛇顯然并不一般,其上竟是有著封印靈力的作用,所以一時間,陸玄音竟是掙脫不得。

“你可服輸?”夭夭瞧得還在掙扎的陸玄音,聲音清淡的道。

陸玄音緊咬銀牙,死死的盯著夭夭。

“若是不服輸的話,那就這樣待著吧,三個時辰后,源紋自會散去。”夭夭道。

陸玄音臉色一變,若是被這樣吊在這里三個時辰,恐怕她的臉都會徹底丟光了,到時候傳回內山,她豈非是會被笑死。

她銀牙緊咬著,最終還是強忍著羞憤,聲音顫抖的道:“我,認輸!”

夭夭素白柔嫩的玉指輕輕一彈,那捆縛住陸玄音四肢的水蛇頓時散去,而后者便是掉落下來,有些踉蹌的落在地面上。

一落地面,陸玄音眸子中還是有著寒光凝聚,玉手又是握住了青鋒長劍,在其身軀上,甚至有著一抹殺意浮現出來。

不過,夭夭那清冷的目光投射到她身上時,陸玄音身子微顫,竟是感覺到了一抹恐懼的味道,因為在她的感知中,若是她繼續出手的話,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女孩,恐怕也是要不再留情了。

“你究竟是誰?!”陸玄音咬著牙,道。

她實在無法想象,以夭夭的源紋造詣,竟然會只是一個外山弟子,這般實力,就算是在靈紋峰中那些弟子里面,都算是佼佼者了。

夭夭看了她一眼,道:“外山間的爭斗,你一個內山弟子來摻和什么?”

陸玄音臉色不好看的道:“你也不要太得意了,今日的事,我記住了,以后自有討回的時候!”

夭夭漫不經心的道:“隨時都可,只是你要記得,凡事都有代價,下一次若是惹惱了我,或許就不是掛這么一會的事了。”

陸玄音氣得俏臉通紅,她知曉今日顏面丟盡,也沒臉繼續留下來,當即一跺腳,吃飯的心也沒了,直接寒著臉對陸風等人,道:“走!”

陸風等人也是沉默著起身,面色都是不好看。

特別是陸風,目光不斷的掃向夭夭,眼神晦暗,后者展現出來的實力太過的驚人,這讓得他極為的尷尬,之前他還以為周元是此次選山大典的對手,但如今看來,這個周小夭才是深不可測。

面對著她,即便是自傲如陸風,都沒有半點的把握。

而有此女在,明日的選山大典,還如何去爭?

陸玄音也是瞧見了他的神色,卻是無可奈何,只能道:“有她在,你們就絕了搶第一的心思吧。”

連她都不是夭夭的對手,更何況陸風。

夭夭明眸掃過來,在陸玄音身上頓了頓,淡淡的道:“你不用激我,放心,明日選山大典,我只占前十中一席,那所謂第一,我并沒有興趣。”

“而周元與他之間的爭斗,我也不會插手。”

“若是他能贏,那自然是他的本事,而周元若是輸了,那也是其本事不濟。”

夭夭自然是知曉周元與陸風間的爭斗,不過對于此,她卻并不打算有任何的插手,因為她清楚,修煉之道,本就艱難困阻,而想要走到最后,唯有依靠自身的力量。

陸風對于周元而言,具備著威脅,但同時也會激發出周元的潛力。

如果什么危險,都由她來盡數掃除的話,那么最終的可能,或許周元便是廢了…夭夭聰慧絕頂,自然不會做這種事情。

只知蜷縮于鷹巢保護之中的雛鷹,終歸無法成為天空霸主,唯有不斷的搏殺強敵,才能夠不斷的激發潛力,最終翱翔九天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