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五百六十九章 范妖

一座竹屋之中。

竹床之上,一道人影萎靡的躺著,面色慘白,呼吸微弱,胸膛呈現塌陷的姿態,顯然是被重創,看其面容,正是圣宮的那位首席,寧墨。

“你們兩位首席去追殺一個金章,竟然被搞成這幅狼狽樣的回來?”在那竹床旁,有著一道笑聲響起,不過那聲音雖然笑著,但其中散發出來的陰寒之氣,卻是令得一旁的王淵面龐微抖了一下。

他抬起頭,看向左側,只見得那里有著一名削瘦的男子,男子皮膚極為的白皙,嘴角帶著笑,只是那眼瞳,略微的顯得有些猩紅。他

修長白皙的十指交叉,正面帶笑意的望著王淵與躺在竹床上的寧墨。這

一位,正是圣宮血圣殿的首席,范妖!

王淵道:“蒼玄宗來了一位首席救援,寧墨便是被他所重創。”

“哦?”范妖淡笑道:“難道是蒼玄峰的首席唐沐心嗎?”

王淵面龐微僵,好半晌方才道:“是圣源峰的新晉首席,名叫周元。”

聲音落下時,他能夠感覺到范妖的目光停在了他的身上,然后有著一道玩味的聲音響起:“圣源峰?你說的是蒼玄宗那個沒落不知道多少年的圣源峰?”

“我可是聽說圣源峰的首席,在那蒼玄宗七峰中,始終居于末座,他竟然能夠打敗寧墨?呵呵,是你們本事太差,還是我們的消息太落后了?”聽

到范妖聲音中帶著的譏諷,王淵面色也有些不好看,哼了一聲,道:“那小子的源氣星辰同樣達到了破萬之數,并不簡單。”

不過旋即他便是按耐下情緒,問道:“現在寧墨怎么辦?”范

妖淡漠的瞥了一眼,道:“已被重傷,還留著一口氣,以這里的條件,不可能讓他痊愈,而且就算是勉強養好傷,怕是也沒什么力量,連一個尋常弟子都不如。”王

淵皺了皺眉頭,如此說來,現在在的寧墨幾乎成為了一個累贅。

范妖略顯猩紅的眼瞳,在那躺在竹床上的寧墨身上掃了掃,眼中掠過一抹血光,旋即他上前一步,玩下身子,輕聲道:“寧墨,既然眼下你已經沒有什么力量,那就為了我們圣宮,再付出一些吧...”那

面色慘白的寧墨,忽的睜開眼睛,死死的盯著范妖,嘶啞道:“你要做什么?!”范

妖微微一笑,笑容顯得極為的陰冷,他的手掌緩緩的懸浮在寧墨的小腹處,道:“將你那辛苦凝煉而成的四色筑神異寶,交由我來保管吧。”

他掌心一抓,血光在掌心涌動,只見得那寧墨的體內有著四色光芒涌動,似乎是有著一團四色光團緩緩的從其體內升起。寧

墨的身軀激烈的顫抖起來,他面目都變得猙獰起來,伸出手掌抓住范妖的脖子,不過此時他渾身源氣難以催動,那般力量,范妖根本就未曾理會。

范妖笑瞇瞇的望著那自寧墨體內升起的四色光團,最后將其徹底的抓在手中,那是一顆如果實般的東西,上面纏繞著四色光芒。

正是寧墨千辛萬苦方才凝煉而成的四色筑神異寶。

體內的筑神異寶被強行剝離,那寧墨的身軀也是痛苦的扭曲起來,他眼睛死死的盯著范妖,眼中滿是怨毒之色,最終身軀漸漸的癱軟了下去,生機直接消散。

本就處于重創之中的他,顯然直接被范妖生生的折騰死了。

“范妖,你!”那一旁的王淵也是有些震驚,他沒想到范妖如此狠毒,竟然直接趁寧墨重創時,反而奪走了他的筑神異寶。范

妖瞥了他一眼,然后手掌一劃,手中的四色筑神異寶便是分割開來,其中四成,被他推向了王淵。“

他是自身無能,丟了我們圣宮的臉,自然該有懲處,而且,以他這種狀態,跟著我們,不過是累贅而已,你覺得我們有多余的力量來照顧他嗎?”范妖淡淡的道。王

淵望著漂浮在面前的四色光芒,其中所蘊含的濃郁玄源之精,令得他怦然心動。“

你知道我們接下來的目的,那是一座六彩寶地,是我從一位小雷門首席嘴中撬出來的線索,如果我們合力的話,這片地域,無人能與我們抗衡。”“

少了這寧墨,我們反而能夠分得更多。”范妖語氣不帶絲毫的情感。王

淵的眼神變幻不定。“

而且此事的罪魁禍首,是蒼玄宗那圣源峰的首席,我答應你,如果那小子還敢停留在這片地域,我會抽干他的血,來為寧墨報仇。”范

妖盯著王淵,將那一團濃烈四色光團托起,放在后者面前,猩紅的眼瞳中流轉著著無情的光澤:“王淵,你不會為了一個死掉的家伙,和我交惡吧?”王

淵抬頭看了范妖一眼,最終沒有再說話,而是接過那一團四色光芒,他的眼中掠過一抹貪婪,毫不猶豫的將其收了起來。

“明智的選擇。”范妖笑吟吟的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