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七百一十一章 查探黑淵

大周邊境,黑淵。

周元與夭夭立于一座山頭上,遙望著這片多年后依舊混亂的地域,此地自從黑毒王被他收服后,混亂依舊持續。

諸多各國的兇人,因為追殺,皆是躲進黑淵中,令得此處藏污納垢,血腥無比。

不過這黑淵內雖然存在著諸多勢力,但這些年來,卻并不敢騷擾大周邊境,畢竟,黑毒王被收服之事,算得上是前車之鑒。

而如今大周打敗大武,聲勢鼎盛,這黑淵內的諸多勢力,更是不敢作亂。

“此處的天地間,殘留著極為可怕的波動。”

周元面色凝重,那種波動,歷經無數歲月,卻依舊殘留,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,恐怕就是遠古那場雷罰所留下的。

當初第一次來黑淵時,他連養氣境都未曾達到,自然無法感應,但如今踏入神府境,卻是能夠察覺到那些恐怖。

“據說這黑淵極為的遼闊,其居于蒼茫大陸最北,直達大陸邊緣,而如今黑淵這些有人存在的地方,不過只是極為外圍的一塊,而那內圍之中,殘留的雷罰更為可怕,尋常人根本不敢靠近。”

周元眺望著黑淵極深處的地方,道:“我們此次,就得去往最深處探查了。”

夭夭抱著吞吞,她望著眼前的地方,也是有些懷念,道:“你那銀影,便是在此處得來呢。”

周元點點頭,道:“不過可惜,現在銀影對我的增幅開始減弱很多了。”

伴隨著他如今踏入神府境,即便是催動銀影,那種增幅,也是大不如從前。

“那是因為如今的銀影,只能夠達到太初境的層次。”

夭夭揉了揉吞吞柔軟的毛發,紅唇微啟:“不過你也莫要太小看這銀影了,它乃是那遠古宗派戰傀宗最為巔峰之作,我當年就說過,它擁有著成長性。”

“可是你研究了這么多年,也沒讓得它成長起來。”周元嘟囔道。

夭夭那如白玉般的玉顏上,竟是在此時極為罕見的出現了一抹微紅之意,她貝齒咬了咬嘴唇,明眸瞪著周元,辯解道:“你,你真把我當做什么都會嗎?!”

微微的有點惱羞成怒,因為這些年來,她表現出來的人設就是完美型的,似乎就沒什么她不會的,但對于銀影這種由一個遠古宗派無數先輩的智慧結晶的產物,她這些年雖然有所理解,但至于如何讓它成長,也還未曾完全搞明白。

瞧得夭夭這罕見的惱羞成怒,周元呆了呆,只是因為此時的她,太過的靈動與美麗了。

好半晌后,他方才回過神來,美滋滋的道:“真好看。”

他知曉,夭夭這般模樣,也就他有這般福氣看見。

夭夭白了他一眼,玉手攏了攏鬢角的青絲,沒好氣的道:“還想不想走呢。”

“走,走。”

周元大笑一聲,然后袖袍一揮,便是有著金色源氣席卷而出,卷起他與夭夭,便是化為金光破空而去,迅速的對著那黑淵內圍深處疾掠而去。

兩人一獸,不過短短兩個時辰的時間,便是穿過了黑淵外圍。

而隨著深入,黑淵中人跡愈發的罕見,整個天地間,一片荒涼,死寂,毫無生機。

當年的那場雷罰,似乎是將此地的生機盡數的磨滅,即便是這么多年后,依舊沒有半點生機出現。

一天下來,周元二人沒有見到任何活物,而且隨著深入,他們能夠感覺到,天地間散發著一種極端暴躁的毀滅氣息,那種氣息,比起外圍強烈了許多倍。

而且,那種氣息能夠侵染人心,引人瘋狂,所幸周元二人如今實力不弱,源氣運轉下,方才將那種侵染給隔絕。

不過,當夜色來到時,這黑淵的天地間,似乎是有著狂暴的雷聲響起。

明明天空上沒有雷云,但那雷聲依舊不休,宛如是從遠古傳來。

而當那狂躁雷聲響起時,連周元都是面色凝重,那種侵染,在夜色中急速的增強。

到得后來,周元也不敢再冒夜前行,而是尋了一座山,開辟出山洞,帶著夭夭,吞吞躲了進去,洞口封閉,還刻畫了源紋屏蔽,這才撐了下來。

而經歷這夜雷聲,周元對于黑淵也是更加的忌憚。

在山洞中熬過一夜后,周元他們方才再度啟程,在這黑淵內圍,小心翼翼的查探。

...

三日后。

黑淵深處,一座光禿禿的山頂上,周元有些沮喪的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死寂大地,這幾日的查探,并沒有任何收獲。

這黑淵深處,猶如一片死地,并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。

“看來想要找到蒼玄圣印的線索,沒那么容易。”周元沖著夭夭苦笑道。

夭夭柳眉微蹙,她凝視著死寂天地,沉吟了片刻,道:“這黑淵中,除了死寂,的確沒什么特殊的地方...”

“而唯一要說特殊古怪之處...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