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七百三十九章 夭夭冰封

“夭,夭夭?!”

周元抱著夭夭的嬌軀,感受著其中散發出來的冰冷之意,面色瞬間煞白,聲音都是變得顫抖起來,眼中滿是慌亂失措。

“蒼淵師父!”

不待他聲落,蒼淵的身影已是閃現而來,他手掌一抬,夭夭的嬌軀便是緩緩的漂浮在面前,只見得她那白皙如玉的肌膚上,此時滿是裂痕。

那些裂痕遍布著她的身軀,令得此時的夭夭看上去宛如一個破碎的瓷娃娃,令人無比的痛惜。

蒼淵神情凝重,嘆道:“果然還是這樣。”

“她怎么了?”周元急忙問道。

蒼淵皺眉道:“她解開了封印,釋放出了極為強大的力量,但她的肉身卻是無法承受,如今肉身瀕臨破碎兵解,為了自保,她體內的力量開始封閉意識,令自身陷入沉睡。”

“這可麻煩了。”

“如果是別的人,肉身就算毀了,自然有諸多方法來重鑄,但夭夭若是失去了這具身軀,那就再無重鑄的機會。”

“而且夭夭肉身受創太重,即便如今陷入沉睡,但也只能延緩肉身破碎的時間,一旦肉身抵達極限,依舊會破碎兵解。”

周元面色忍不住的一變,他沒想到,肉身出現問題對于夭夭而言,竟然如此的嚴重。

咻!

此時一道流光暴射而來,落在了夭夭的身上,正是吞吞。

它此時也感覺到了夭夭的狀態,發出了不安的哀鳴聲,旋即它看向周元,忽然張嘴吐出了一枚玉簡。

周元接過玉簡,神魂一掃,發現其中竟然是一些如何進化“銀影”的方法,這令得他愣了下來,顯然,這些應該是夭夭所留。

周元手掌緊緊的握著玉簡,一股深深的自責涌上心頭。

因為他感覺夭夭為他所做的實在是太多了,而最終他卻沒有保護好她,甚至最后,還因為他的原因,逼得她不斷的解開封印。

他知道,以夭夭的實力,就算不敵對方,可如果要走,那必然是極其輕松的,但卻因為他的存在,夭夭并沒有想過獨自的離開。

這一刻,周元是如此痛恨自身的弱小。

如果不是他不夠強的話,今日的局面,哪里需要夭夭來出手!

這些年來,他引以為傲的修煉,甚至最終打敗武煌,武王所帶來的一些自得,在這一日之內,顯得如此的可笑。

在真正的強者面前,他周元宛如螻蟻一般,任人踐踏。

“蒼淵師父,求您救救夭夭。”周元聲音沙啞的顫聲道,此時的他,猶如溺水之人一般,拼命的想要抓住一切的機會。

蒼淵看了一眼周元,此時的后者,神情恍惚,有些失魂落魄。

雖然蒼淵與周元到現在為止,其實所見不過是第二面,但他卻是知曉這個少年人的心性,當年他無法開八脈修行,都依舊未曾如此,可見此次夭夭的受創,對他是多大的打擊。

不過,面對著夭夭這種情況,連蒼淵都是感到極其的棘手。

這世間修復肉身的手段很多,但其中絕大多數都對夭夭沒有效果,因為她本就不同尋常,自然也就不能以尋常方法來估量。

“你也先別急,我自然會盡一切的辦法幫夭夭恢復肉身。”蒼淵微微沉吟,然后袖袍一揮,一具散發著極寒之氣的水晶棺出現在面前。

夭夭的嬌軀緩緩的飄起,然后在周元那沒有焦距的目光中,落進了水晶棺中。

吞吞跳上水晶棺,鋒利的爪子不斷的在透明的棺壁上劃過,帶起冰屑飛舞,發出焦急的悲聲。

蒼淵嘆息一聲,沒有阻攔它,吞吞與夭夭相伴這么多年,也是感情深厚,如今這一幕,它自然也是難以接受。

暫時任由吞吞發泄,蒼淵抬頭看了一眼遙遠界壁處,那里還有著裂痕存在,其中可見冰冷的金色巨目,顯然,那圣族的強者也是感應到了他的存在。

“周元,接下來我將會帶夭夭離開蒼玄天,不然的話,圣族至強者必然會想盡辦法降臨下來。”

蒼淵將目光看向周元,沉吟了一下,道:“你留在蒼玄天內也極其的危險,所以也隨我去吧,另外夭夭之事,或許還需要你出力。”

周元沒有多少的猶豫,直接點頭。

對于自身的危險,他現在并沒有多少的在意,但如果能夠幫夭夭恢復,不管需要他做什么,他都不會拒絕。

“蒼淵師父,我先去安排一下。”

周元深吸一口氣,壓制著心中的悲傷,勉強的笑道。

蒼淵輕輕點頭。

周元這才轉身而去,直接落向青陽掌教他們所在。

而瞧得他的到來,青陽掌教,玄老,洪崖峰主,白眉老人,靈均峰主皆是眼神有些復雜,畢竟今日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,周元在其中顯然是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。

不提附其身軀的蒼玄老祖了,夭夭與那位神秘的黑袍老人,都與周元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