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九百七十二章 饕之氣運

隕落之淵外的虛空上。

諸位法域強者凝視著前方那巨大的光鏡,光鏡內此時正有著兩朵璀璨蓮花徐徐綻放,而蓮花中央,武瑤與蘇幼微的身影猶如是被凝滯,她們身軀上,有著猙獰的傷痕撕裂,直接是引動的兩人體內源氣都是動蕩起來。

“逆轉術...”

望著那出現在兩女身下的蓮花,在座的一些法域強者面色都是微凝,而武神域的金鐘與紫霄域的陸玄罡兩位法域強者,則是神色緊繃起來。

以他們的眼力,自然是知曉這逆轉術。

這是萬祖域一種極為精妙與詭異的頂尖小圣源術,據說一旦修成,可將自身所受到的致命重創,直接轉嫁給攻擊者。

只是...從未聽說這逆轉術還帶著凝滯空間的封印能力。

他們自然看得出來,那圣蓮隱隱的帶著一些法域的波動,極為的神妙,難怪能夠將蘇幼微與武瑤直接凝滯,猶如封印,霸道到了極致。

陸玄罡看了一眼趙仙隼,道:“萬祖域的逆轉術,倒是大名鼎鼎,但此術修煉起來極為的艱難,這么多年中,還從未聽說過萬祖域有低于源嬰境的人將其修成。”

趙仙隼微微一笑,道:“趙牧神他天賦卓越,舉世罕見,能夠修成此術,并不奇怪。”

武神域的金鐘道:“可從未聽說過萬祖域的逆轉術,竟然還有著那圣蓮封印之能?”

這趙牧神施展的逆轉術,顯然非常的特殊,不僅帶著那種圣蓮般的封印,而且當圣蓮出現時,他身軀上那種致命的傷勢也是在開始被迅速的修復。

如此一來,此術簡直就是逆天,不僅將致命傷勢逆轉給了對手,而他自己的傷勢卻在快速的復原,這明顯跟正常的逆轉術不一樣!

趙仙隼含笑道:“這是趙牧神自身的機緣,也就不方便告知了。”

金鐘悶哼一聲,卻是沒辦法說什么。

金鐘與陸玄罡對視一眼,眉頭都是緊縮起來,看得出來,局面對于他們兩域,極為不妙了...

...

深坑中,趙牧神仰頭望著那被兩座光蓮束縛住的倩影,他微微一笑,身軀漸漸的升空而起,最后他來到了兩座光蓮之前。

“兩位,此次的算計,終歸還是我更勝一籌。”趙牧神輕聲道。

光蓮中,武瑤與蘇幼微的眼神微動,看得出來,她們是在竭盡全力的想要擺脫圣蓮的封印,但一時間卻是難以做到。

趙牧神的視線,轉向了武瑤,他凝視著那一張絕美的容顏,臉頰上帶著濃濃的欣賞之意,他道:“武瑤,你其實可知道,此次的九域大會,我真正所覬覦的,其實并非是這九域第一,而是...你。”

武瑤雖然身處圣蓮封印中無法動彈,但那眼眸深處卻是有著無邊寒意釋放出來。

趙牧神搖了搖頭,道:“你別誤會,我并非是覬覦你...準確的說,是覬覦你體內的...氣運。”

武瑤瞳孔微微一縮。

這趙牧神究竟想要做什么?難道是想要奪她的氣運?但這根本就不太可能,因為氣運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奪走的,當年她父王能夠將周元體內的氣運抽出灌注她與武煌體內,那是因為他們符合同日出生,并且也是身具氣運的條件!

但這趙牧神,顯然并非與她同日!

趙牧神淡笑道:“很奇怪是嗎?我并不符合能夠奪走你氣運的那些條件。”

“但是可惜的是...這個世界上,有很多東西,并不需要遵從規則。”

他眉心處的蓮花光印在此時有著光澤散發出來,隱隱的,似乎是有著某種玄妙的氣息自其中涌出,天地間的源氣,在此時隱隱的有些異動起來。

然后,天地間那無數道視線猛然間發現,在趙牧神的身后,有著一道虛幻的光影漸漸的浮現。

那光影仿佛是一只神秘巨獸,巨獸仰天咆哮,深邃巨嘴宛如深淵巨口,天地間的源氣都是被其盡數的吞入。

武瑤望著出現在趙牧神身后的神秘虛影,心頭頓時微微一震,那是...某種氣運?!

這趙牧神,竟然也是身負氣運!

只是,武瑤并無法辨認出趙牧神身上那氣運究竟是源自何種存在。

趙牧神似是知曉武瑤心中的驚疑,當即笑道:“我所背負的氣運,名為饕之氣運,天地初開時,有一先天圣獸誕生,名為祖饕。”

“饕之氣運,初生時弱小,可它具備著一種其他氣運所沒有的特殊能力,那就是...吞噬其他氣運。”

武瑤眼瞳驟縮,她怎么都沒想到,這趙牧神竟然身懷這種特殊的氣運!難怪他會說此次九域大會,他真正覬覦的是她體內的氣運,他是想要吞噬她的氣運!

趙牧神望著武瑤,輕聲道:“武瑤,你以為我從一開始就是如此的優秀嗎?你錯了,其實在我踏上修煉之路的時候,我的天賦極為普通,我是所有人的踏腳石。”

“是這饕之氣運,讓我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。”

“我即將破境踏入天陽境,如果能夠將你的氣運吞噬,想必會讓我的突破達到最為完美的程度。”

他露出微笑:“所以...得罪了。”

吼!

其身后,那模糊的饕之氣運爆發出無聲之吼,巨嘴之中,有黑光漸漸的彌漫,黑光如霧般蔓延,一絲絲的對著武瑤所在的方向環繞而去。

顯然,趙牧神已是在做著吞噬的準備。

...

隕落之淵外。

當武神域的金鐘見到這一幕時,頓時面龐上有煞氣涌動,他狠狠的看向趙仙隼,道:“那趙牧神竟敢吞噬武瑤的氣運?!”

氣運一說,頗為玄妙,但它卻是能夠直觀的影響到修煉天賦,甚至諸多的頓悟,也極為有利于源術以及破境,擁有著氣運的人,正常來說,會在修煉之路上,走得更遠。

那趙牧神想要吞噬武瑤的氣運,簡直就是想要壞她前途!

趙仙隼眼目微垂,道:“金鐘閣下不必動怒,待得大會結束,我定會斥責于他。”

金鐘面龐上煞氣更重,等大會結束?到時候氣運都已被趙牧神所吞噬,斥責能有個屁用?

然而趙仙隼這般模樣,顯然是打算縱容,而那隕落之淵內,就算是他們這些法域強者也無法出手干擾,于是他在這里再憤怒,也是于事無補。

“好,若是你萬祖域打算與我武神域交惡的話,那就由得你!”無可奈何之下,金鐘也是只能摞下狠話。

...

外界有法域強者相爭,而那星空之下,氣氛同樣是有些凝重。

無數道視線望著星空深處那座石像頭頂上所發生的情況,誰都沒想到,趙牧神手段如此之狠,竟然是打算吞噬武瑤的氣運!

那些武神域的弟子,個個面色憤怒,出言怒斥,但卻毫無辦法。

柳清淑面對著武神域諸多弟子的憤怒,卻是冷哼一聲,道:“成王敗寇,武瑤落入大師兄手中,自然該當付出代價。”

“而且不過只是一道氣運而已,又沒要了她的命!”

對于武瑤的遭遇,她的內心深處無疑更多是快意,畢竟對于武瑤,蘇幼微的出色,她早已嫉妒許久。

因為趙牧神,武瑤他們那里的劇變,倒是沒有人注意到那睜開雙目,從修煉狀態中醒來的周元。

而周元從修煉狀態退出來后,他的心神顯然是沉浸在自身神府內部的變化之中。

他手掌輕撫著胸膛,面色有些古怪。

“竟然會是這東西...”

周元神色感慨,旋即他抬起頭,目光望向星空深處那座古老石像頭頂所發生的一切,不由得淡笑一聲,道:“能夠吞噬別人氣運?倒是奇特。”

“不過...那武瑤體內的氣運,可是我的,這就由不得你趙牧神來染指了。”

他長身而起,身軀微微一晃,三輪混沌光環,陡然自其身后涌現出來,一股極為磅礴雄渾的源氣波動,宛如洪流般的緩緩散發,帶來驚天威壓。

唰!

周元沒有任何留戀這座石像的跡象,身影一閃,沖天而起,直接是沖出了源氣光膜,直接對著星空深處那座最為古老的石像暴射而去。

而周元這般動靜,立即就是引來了無數道視線注意。

當他們在見到周元離開了那座石像后,也是紛紛嘩然出聲。

“周元竟然放棄了那一座石像?!”

“要知道他此時離開,幾乎等于放棄了此處,之后想要再返回,都會被源氣光膜所排斥了!”

“他是沖著那第一座石像去的!嚯,好大的野心!”

“他的源氣變強了!他應該是貫穿九神府了!”

“難怪野心突然變大了...但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舉動啊!”

“......”

這一刻,袁鯤,九宮,李通神等人都是發現了周元的去向,前者兩人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復雜起來,因為他們能夠從周元的身上察覺到一股壓迫感。

顯然,周元貫穿了九神府,他此時的實力,比起之前,必然是強悍了太多!

倒是那柳清淑冷冷一笑,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,真以為打通了第九神府就有資格挑釁大師兄嗎?簡直愚蠢,連武瑤與蘇幼微聯手都是敗在了大師兄手中,你又算什么東西?!”

她眉宇間,盡是輕蔑之色。

然而不論眾人如何的議論,此時吸引了無數目光匯聚的周元都是掠過星空,最后來到了那座最為引人注目的古老石像之外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技巧